防彈衣的捲毛米

不定期更文,cp主愛正泰糖旻飛咻酒舞南泰南碩圍巾

味道

「哥,菸少抽點吧。」當閔玧其再次點起菸的時候,朴智旻忍不住開口了

本身就對氣味相當敏感,加上前陣子眼睛意外受傷裹上了一層厚厚的紗布,失去了視覺後更是放大了其他感官的感受

閔玧其抿了抿嘴沒有回應,只是拿起筆在紙上胡亂的寫些什麼

因為經濟上有些窘迫,兩人便在市郊的老舊社區裡以低廉的價格租下了這間狹小的公寓,牆紙發黃剝落,附帶的家電不知經歷了多少歲月的折磨,發出不堪的噪音勉強持著運作,浴室的水龍頭有時還出不了熱水,害得他們經常得在寒冷的冬天自己燒開水洗澡。生活環境不好,兩人都沒放在心上,畢竟最重要的還是有彼此在身邊,以及沒錢

閔玧其,一個默默無聞的作曲家,說是默默無聞也不盡然,他也曾為了幾個有名的歌手寫過曲子,只不過都被冠上了其他人的名字,沒錢、沒勢力、沒人脈,為了養活自己和還是學生的戀人,閔玧其除了妥協別無他法

「哥,煙味燻著我難受,別再抽了。」老舊的吊扇以緩慢的速度轉動,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音,朴智旻以為對方沒聽見,加大聲音再說了一遍

悶熱潮濕的空氣、作曲的瓶頸、生活的壓力一直壓得閔玧其喘不過氣,轉頭看到朴智旻眼上的紗布後煩躁的情緒更是升到了最高點

「不想待在這隨時可以走啊!」話一出,不只朴智旻,連閔玧其自己也錯愕,但說出去的話如潑出去的水,加上沒有用的自尊,閔玧其仍是硬著頭皮說下去

「我說過我在工作的時候不要打擾我,而且你應該知道你的醫藥費並不便宜!」

朴智旻張開了口想說話,但又因為不知道該說什麼而默默的閉上了嘴巴

害怕自己的情緒不受控制再度說出難聽的話,閔玧其一把抓過鑰匙和手機甩門而去,留給朴智旻空蕩蕩的屋子及刺耳的關門聲

本來沒打算這麼用力甩門的,屋裡的小傢伙肯定嚇壞了,閔玧其懊惱的抓抓頭,想回去安慰他,但現在就回去的話太尷尬了,剛發過脾氣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朴智旻乾脆隨便在外面找間旅館將就著過一晚吧,閔玧其摸了摸口袋,錢包放屋裡沒帶出來,不過就算帶了錢包又如何,裡面空空如也,連在旅館裡休息兩個小時都不夠,想到這閔玧其忍不住嘲笑起自己的無能和窘迫的處境

下意識從口袋掏出菸盒想抽菸解悶,突然想起朴智旻的話,閔玧其又把菸塞了回去

不知在門外站著吹了多久的冷風,膝蓋有點疼,閔玧其也不管地上乾不乾淨,一屁股就坐了下去,十二點了,朴智旻應該睡了吧

坐著坐著,閔玧其突然想起有一次朴智旻為了幫自己減輕負擔,嘴裡說要去打工,他也沒想太多,揮揮手就讓朴智旻去了,就他這個年紀頂多也就是去便利商店當當店員罷了,直到他發現匯進來戶頭的錢比想像中的還要多的時候,才知道朴智旻竟然去做粗工!那次他發了好大一頓脾氣,朴智旻是學芭蕾的,那樣柔軟的怎麼有辦法承受如此粗重的工作?被罵了以後,朴智旻低著頭不敢看他,只能伸手拉拉他的衣角,用帶著鼻音的聲音軟軟地道歉

第一次見到朴智旻的時候,他還是圓圓肉肉的樣子,自從跟他同居了以後,朴智旻瘦了不少,根根分明的肋骨看著令人心疼,為了不讓閔玧其擔心,朴智旻總是笑著捏了捏臉上其實並不存在的嬰兒肥對閔玧其說,其實瘦了也好,這樣老師就不會嫌棄他不夠苗條了

不知道朴智旻會不會後悔跟了自己,為了跟自己在一起,朴智旻不顧一切跟父親撕破臉,那可能是朴智旻一輩子做過最離經叛道的事了,朴智旻那古板的父親大概沒想過一向溫順乖巧的兒子會如此的叛逆吧,閔玧其低低地笑出了聲

朴智旻的父親是國外著名劇院的經理,依據他的安排,朴智旻畢業後就會直接到劇院所有的專業舞團擔任舞者,如果不是自己,朴智旻應該會過上一般人嚮往的日子吧

表面上是朴智旻依賴著閔玧其,但閔玧其知道,其實是自己離不開朴智旻,他實在無法想像離開了對方,自己將會是什麼樣子

煙癮又犯了,閔玧其仍然沒有抽,只是把玩著銀色的煙盒,他想朴智旻了,在旁人看來或許太誇張了,但對閔玧其而言,僅僅一夜而已,卻彷彿隔了漫長歲月

再也忍不住了,閔玧其猛地從地上跳起,拉開家門,此刻他只想抱住朴智旻柔軟的身體,深深的吸著對方身上熟悉的味道,然而撲鼻而來的刺鼻煙味卻令他停下了腳步

朴智旻不抽菸的,難不成是有別人在?不可能,閔玧其搖了搖頭否定這個念頭,他整夜坐在門外寸步不離,況且他們租下的公寓在五樓,根本不可能有人進來,不會真的是自家戀人... ...閔玧其邁開腳步跑向客廳

「你在做什麼?」一把拽起坐在地上的朴智旻,閔玧其生氣的質問著

朴智旻沒想到閔玧其會突然回來,劈頭就被吼了一句,之前的委屈加上驚嚇一下子全湧了上來,聲音不知不覺帶上了哭腔,「對、對不起...」

閔玧其見到對方害怕委屈的樣子稍微冷靜了下來,仔細一看才發現朴智旻只是把煙點著並沒有抽,稍稍鬆了手
他的沉默讓朴智旻以為閔玧其是為了自己浪費香菸的行為而生氣,眼上裹著紗布看不見的他只能憑感覺伸向閔玧其的衣角,輕輕的拽了拽





「你的味道不在這裡,我很害怕」

评论(8)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