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NWA FOREVER

YOU WILL NEVER WALK ALONG

病入膏肓(2)

很多人都說,時間,是情傷最好的特效藥,可是,已經病入膏肓的愛,怎麼治?

「田柾國你還回來幹嘛?」
朴智旻忍不住站起身狠狠的瞪著在玄關脫鞋子的田柾國,事到如今他還敢回來這裡,真是夠不要臉的

「這是我家,我為什麼不能回來?倒是你,誰啊,來我家幹嘛?」
田柾國沒理會朴智旻的瞪視,逕自走進廚房開了一罐汽水才抬頭瞄了他一眼

「那個...柾國啊,智旻他...他是我發小,他是來找...」

「沒問你,搶著回答幹嘛?你,看哪呢回答我的問題啊!」
田柾國冷冷的打斷金泰亨的話,用下巴示意朴智旻繼續回答他的問題,完全沒有看金泰亨一眼

「你在對誰說話?」
閔玧其冷下臉起身擋在朴智旻前面,他從金泰亨嘴裡聽說過田柾國的個性,但他還沒想到過是這樣的渣

「怎麼不能對他說話了,話說回來,你又是誰啊,護老婆?」
田柾國挑眉看著眼前滿臉不爽的閔玧其,毫不在意的仰頭喝了一口汽水

「田柾國,他們是我朋友,不要刁難他們!」
猛的站起身,金泰亨紅著眼眶對田柾國吼了出來

「隨便你們。」
田柾國顯然沒預料到金泰亨會突然吼他,愣了一下才勾起嘴角露出一個戲謔的笑容,然後轉身走進房間裡

金泰亨頹然的跌坐在地上,眼淚滑下精緻的臉龐,這下好了,一點復合的機會都沒了

「泰亨啊...你還好吧?」
朴智旻小心翼翼的問著,看著坐在地上抱住膝蓋哭泣的金泰亨,他有點不知所措
「...沒事的智旻,你們先回去吧...」

「那個...柾國啊,我想跟你說件事...」
待朴智旻走後,金泰亨小心翼翼的敲響了田柾國的房門

「...我要睡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房間裡傳來田柾國低沉的聲音,還有打遊戲的聲音

「好吧,我知道了,晚安柾國...」
金泰亨垂下手,明天他就要走了,還怎麼跟柾國說呢?不過,就算田柾國知道他要走了,也不會有任何反應吧

金泰亨嘆了口氣,走回凌亂的客廳收拾地上的啤酒罐,眼角餘光掃到放在茶几上的機票,上頭清楚寫著目的地是挪威,原本是田柾國喜歡的地方,結果變成了他喜歡的地方,可他們兩個喜歡的地方,卻不能兩個人一起去了

狠狠的揉了一下眼睛,金泰亨強打起精神,迅速收拾好客廳,抓起茶几上的機票回房間整理行李

「...欸怎麼會...只剩一張機票?!」
金泰亨瞪大了本來就大的雙眼,難到是朴智旻拿走的嗎?不對,不可能啊,好端端的為什麼拿他機票,而且還只拿一張,如果要阻止自己出國,應該兩張都拿啊!

「唉算了,我能順利出國就夠了,還管它幾張機票幹嘛?」
隨手把機票跟證件放在床上,金泰亨跪在地上專心整理行李,該帶的東西一件都不能少,不然就會很麻煩了

相比女生之下,身為男生的金泰亨收拾的很快,不到一個鐘頭就收完全部的東西了,但是該帶的都帶了,卻總是感覺少帶了些東西,到底是忘了什麼

掏出手機再一次的確認了要帶的東西,奇怪,沒少帶任何東西啊

一陣東翻西找後金泰亨呆坐在床上,要真說什麼東西沒帶的話,那大概就是心吧,早在剛認識田柾國的時候,他的心就已經不再自己身上了啊

不過事到如今還渴望什麼,田柾國回心轉意嗎,這大概是世界上最難實現的願望了

金泰亨輕輕拍了一下自己的臉頰,是時候該讓夢醒來了,再這麼期待下去瘋掉的恐怕會是自己

「與其在這間沒有溫度的屋子裡多待一秒,還不如早點去機場等...」
金泰亨咬咬牙,抓起隨身包拉著行李箱就往大門走
走到大門前的金泰亨最終還是停了下來,他轉身環顧整個屋子,想努力看清楚每個地方,視線卻越來越模糊,眼淚一串串的往下掉

「...再見了,我們的家...」
深深吸了一口氣,抹去臉頰上的淚痕,金泰亨輕聲的跟屋子道別,住了三年的地方,再見了

金泰亨小心翼翼的拉開大門,拖著沉重的行李走出去,關上大門的那一剎那,屋子裡的一扇門也跟著打開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哎呀寫的好糾結啊...
之前在微博上問過要什麼結局,雖然大部分的回答是HE,但其實我個人還是偏好BE的
經過各種思考之後的結果就是,要以兩種結局來讓這個故事結束
所以希望大家支持啦~~
ㅋㅋㅋㅋㅋㅋㅋㅋㅋㅋㅋㅋㅋㅋㅋㅋ

病入膏肓(1)

很多人都說,時間,是情傷最好的特效藥,可是,已經病入膏肓的愛,怎麼治?

『金泰亨,分手吧。』
不帶任何感情的文字從已經很久沒有使用的談話框裡彈出,其實早就想過會有這麼一天,只是沒想到這麼快。
『好。』
修長的手指在螢幕上遲疑了一下,快速的打出了回應,對自己已經沒了感情的人,怎麼挽留都沒用,金泰亨又狠狠地灌了一口酒
"滴—滴—"
門鈴在不適合的時間突然響起,十二點了,金泰亨恍惚的看了一眼時鐘,誰會在這時候來拜訪他?
門外的人顯然沒有什麼耐性,從按門鈴變成敲門,為了不吵到鄰居,金泰亨甩了甩暈乎乎的頭快步走向大門
「金泰亨,你跟田柾國分手了?!」
打開門,站在門外的是金泰亨的發小朴智旻,後面還跟著他的愛人閔玧其
「...我說大哥,這麼晚跑來找我這就只是為了這個?」金泰亨側身讓門外的兩人進屋,無奈的笑了笑,消息這麼快就傳到這位發小的耳裡了
「什麼叫就只是為了這個,這很嚴重好嗎!」
朴智旻簡直無法相信,跟交往多年的愛人分手,金泰亨竟然還能這麼淡定
燈開的時候,朴智旻才發現自己錯了,地上堆滿了空的啤酒瓶還有一張張金泰亨跟田柾國的合照
「呃...我這有點亂,不介意吧?」
從廚房走出來的金泰亨手上拿著兩罐汽水,看著呆站在客廳的兩人露出了尷尬的笑容

「你之後打算怎麼辦?」
閔玧其喝了一口汽水,皺起眉頭,這種氣泡飲料是小孩子喝的吧,這麼甜
「可能...離開這裡,去別的地方逛逛吧?」
金泰亨又開了一罐啤酒,仰起頭瞪著天花板,深怕一低頭就會忍不住掉下眼淚
「泰亨啊,要不然你搬來跟我們住吧,總比一個人單著好...」
朴智旻嘆了一口氣,伸出手推了推抬頭猛灌酒的發小,這樣的金泰亨讓他很心疼
「哈哈不用了,我平時就很打擾你們了,再要住去你們家,玧其哥該生氣了。」
抬手丟掉手上的空罐子,金泰亨笑了,現在的自己要是看到情侶卿卿我我的樣子大概會崩潰吧
他跟田柾國從來沒有像朴智旻跟閔玧其那樣的甜蜜,一直以來都是他自作多情的纏著田柾國,以為田柾國只是害羞不敢跟他有過多親密的互動而已
「你打算要去哪裡?」看著金泰亨不要命似的喝著酒,閔玧其再次皺起眉頭
「不知道呢,或許...環遊世界?」
金泰亨晃著腦袋笑著,這曾經是他暗自決定要跟田柾國一起做的事,連機票都買好了呢,結果現在只能自己去了
「泰亨,你醉了,別再喝了!」
朴智旻忍不住奪下金泰亨手上正準備要開的酒,從他們進來之後,金泰亨就不斷的喝著酒,即使是酒精濃度低的啤酒也是會醉的啊
「我沒醉,我說的是真的!」
金泰亨大笑,搖晃著站起身走向房間,回來時手上拿著一張機票
「泰亨,你...真的要這樣,不再多考慮考慮嗎?」
看著手上的機票,雖然知道金泰亨這是鐵了心要走,但朴智旻還是不死心的問了一次
「是啊,等我心情好一點也許會再...」
「喀嚓。」
金泰亨話還沒說完就被玄關傳來的開門聲打斷,是田柾國回來了

「田柾國你還回來幹嘛?」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啊好久沒寫文了😅😅
前段時間手機壞了裡邊存的文全沒了😭😭
新開了一個坑希望大家滿意😁😁

因為怕被吞,所以只能轉往微博了

網址在這:
https://m.weibo.cn/5895925703/4089532670039371

跟上篇無連接喔~

相愛不是件難事

大一果 X 大三泰

如果他能喜歡我的話就好了,躺在病床上的人兒心裡想著

「泰亨哥,我來啦!」
房門從外面被推開,長得像兔子的男孩走了進來,大大的眼睛笑得瞇了起來

「嗯,柾國來了,今天...有什麼照片可以期待嗎?」
躺在床上的金泰亨對著走到他床邊正在擺弄著花的田柾國微微咧開了嘴,露出招牌的四方嘴

田柾國看著長得好看的小哥哥,不禁跟著笑了起來

他是在上個月陪著舞社的師兄來看牙齒時遇到的金泰亨,當時田柾國除了唱歌跳舞,最喜歡的就是拿著單眼到處拍照,在攝影界也是小有名氣的

金泰亨就是在這時候冷不防地闖進了他的鏡頭,冷不防地闖進了他的人生

那時候的金泰亨蹲在池子邊餵著小池塘裡的錦鯉,微微低垂的眼眸使長睫毛在陽光的照射下在那張精緻到令人移不開眼睛的臉上留下了淺淺的陰影

田柾國看著金泰亨,忍不住拿起單眼將這片風景拍了下來,金泰亨卻在這時候轉了過來

金泰亨對於有人偷拍他的這件事早就習慣了,不管是男生女生,不過卻是第一次有長得這麼好看的人偷拍他
看著偷拍他的男孩一臉尷尬的拿下單眼,微微向他鞠了躬,金泰亨不禁起了想調戲他的心,於是向男孩招了招手

「?」
田柾國雖然滿心疑惑和不安,卻仍 乖乖的走向金泰亨,內心不斷祈禱他不要要求自己把照片刪掉

「你剛剛是在拍我嗎?」
金泰亨指了指田柾國胸前的單眼,抬眸看向田柾國的雙眼,果然,是個有著一雙兔子般大眼的漂亮男孩,未脫稚氣的臉上透露著些許的不安

「對、對不起,我只是一時忍不住而已!」
田柾國一聽到金泰亨的問句,心中驚慌了起來,都不敢抬頭正視金泰亨,乾脆閉緊雙眼

「不要緊的,我並沒有要你刪照片 。」
田柾國愣了一下,忙不迭地抬頭,正好對到金泰亨因為笑著而彎起的雙眼,不禁紅了臉頰

「我只是想要看看照片,可以嗎?」金泰亨看著眼前紅著雙頰的田柾國,再度伸手指向單眼,想看看他究竟把自己拍得怎麼樣

田柾國連忙將相機交過去,雖然不像國際上那些攝影大師的作品那般細膩,但憑自己的照片曾被攝影大師轉發過來看,自己的作品應該還是能夠被接受的

「...有人說過,你拍照的風格,很像kookie嗎?」
金泰亨瀏覽著相機裡的照片,疑惑的問著跟前滿臉緊張,手指不斷絞著衣服的男孩

kookie是個在國內相當有名的攝影師,縱使拍出來的照片色彩鮮豔,卻仍讓人感到孤寂

某個國外有名的攝影大師也是看到了這樣的情感,所以在kookie放出照片後馬上就在推特上轉發

當時引起國內許多人的討論,但kookie卻在那段時間不再發圖,等到風潮退去後才再次發出新作品,是個讓人猜不透性格的人

金泰亨也是在某個稱自己為時尚主的哥哥推薦下才去看的,對於這樣的照片,金泰亨總覺得是個很年長、很沉重的人拍的

「誒,你知道我?!」
在聽到金泰亨的問句後,田柾國驚訝之餘下意識的脫口問道,卻又連忙捂住嘴,這是秘密,只有舞社的師兄朴智旻還有其他的幾個哥哥知道而已,沒理由讓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人知道自己就是kookie

「你說...你的意思是,你真的是kookie?」
儘管金泰亨十分認真的瀏覽著相機裡的照片,但他卻仍是注意到了眼前人兒的不對勁,下意識的問句和連忙捂住嘴巴的動作,無一不顯露出他的可疑之處,或許,眼前的男孩正是鼎鼎大名的kookie也說不定呢

田柾國拼命的搖頭否認,他還不想讓親故以外的人知道,自己就是kookie,然後引起喧然大波

其實他也只是熱愛拍照而已,所以在他的照片被大量轉發之後,他不但沒有發出更多照片,反而只是默默的等待熱潮退去才再度發出自己的新作

金泰亨看著眼前瞪著大眼,把頭搖得像波浪鼓的田柾國,更加確定了他就是kookie

「你是kookie吧。」
田柾國垮下了肩,金泰亨用的是肯定的語氣,這下子是想賴都賴不掉了

「放心吧,我不會跟別人講的。」
金泰亨看著眼前低垂著腦袋的田柾國不禁想笑,如果這時候他的腦袋上多長了一對兔耳朵,一定是下塌的吧
田柾國一喜,抬頭卻看見金泰亨一臉沉思,心中咯噔一下,他不會是要他用什麼獵奇的條件換回這個秘密吧?

「我想問,以往你的照片都是些風景照,為什麼今天會想拍人呢?」
金泰亨摸著手中的相機,心中不解,他知道自己生的一副好面孔,不過也不至於能成為好看的風景,更何況還是kookie相機裡的風景

「因為、因為你真的太好看了,所以才、才會忍不住...」
田柾國抓了抓後腦勺,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突然就想拍人了,明明之前朴智旻死纏爛打的要求他拍人,他都不肯,怎麼一看到眼前好看的人兒就忍不住按下了快門

「好吧,那...你叫什麼名字,總不能直接叫你kookie吧?」
金泰亨一看田柾國也答不出個所以然,便爽快的放棄了這個問題,其實他也不是很好奇為什麼kookie突然拍人了,他只是想知道眼前的男孩究竟叫什麼名字

「誒誒,田柾國,我的本名是田柾國,今年19歲...」
田柾國眨了眨眼,意識到自己除了說名字外還多說了年齡,暗自懊悔著,人家又沒有問他幾歲,幹嘛這麼著急的說出來,深怕別人記不住他幾歲似的

「嗯,好名字,我叫金泰亨,今年21歲,所以柾國要叫我哥啊!」
金泰亨瞇起眼睛,咧嘴笑了,原來傳說中很老成的kookie竟是比自己還小兩歲的未成年男孩,想想就令他驚訝

田柾國不可思議的抬起頭,這個彷彿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兒竟然比自己還大,他還以為眼前的金泰亨跟自己同年呢

「來,叫一聲泰亨哥我聽聽!」

從此以後,田柾國每天都會來醫院看他,也知道了金泰亨為什麼會待在醫院裡

金泰亨在大學裡是個有著萬千粉絲的三年級生,靠著誘人的長相和與之反差的低沉嗓音收割了一大群迷妹,而其中一個迷妹正是他某個哥兒們喜歡的女孩

那哥兒們在喝醉酒後,借著酒膽把同樣喝醉了的金泰亨推向馬路,然後等金泰亨醒來,發現自己已經躺在病床上了

再等幾天金泰亨就可以出院了,可比起剛住進醫院整天想著出去,現在的金泰亨只想在醫院待更長一段時間
因為只有在醫院,他才能每天都見的到田柾國,出了醫院後,再要見到面可就不知道還得等多久了,更何況他連田柾國的聯繫方式都不知道,只知道他是鼎鼎大名的攝影師kookie,然後呢?沒然後了

「哥有什麼話想跟我說嗎?」
在金泰亨第n次看著田柾國欲言又止後,田柾國笑著看向此時張開嘴、一臉傻傻的看著自己的

「沒、沒什麼,只是想問你,柾國啊,你除了我...還有拍過誰嗎?」
金泰亨看到田柾國的笑眼,別過頭,假裝無聊的摸著手臂上的紗布,他才不會說想要聯繫方式呢

「嗯,有呢,幫有謙、號錫哥、智旻哥、玧其哥還有碩珍哥他們拍了好多呢!」
田柾國看著因為心虛而別過頭,只用後腦勺對著自己的金泰亨,嘴角上揚的弧度更大了

從第一次見面開始,田柾國就無法控制的彎了,對金泰亨

儘管剛開始是因為顏值才喜歡他的,後來卻越來越喜歡他四次元的個性

不可否認,看著金泰亨越來越紅的耳朵,田柾國心情很好,但卻又害怕金泰亨對自己並不像自己對他那般的喜歡,所以故意說了反話,其實除了金泰亨,田柾國的相機不曾出現過任何人的照片

「那我怎麼從沒在相機裡看過他們呢?」
對於田柾國口中說的人,金泰亨是有印象的,因為常常聽田柾國說起,所以對這些人的容貌有些好奇

「啊,那是因為我都在來看哥之前把他們的照片放進"親故"資料夾裡了,所以哥才沒看過啊,還是我下次拍完後先拿來給哥看?」
田柾國看著金泰亨的背影小心翼翼的問著,他是故意說有"親故資料夾"這種東西的,他想看看金泰亨聽到之後的反應

「...哦哦,好啊,那、那不然下次給我看好了,要記得給我看啊!」
金泰亨身體一震,原來自己在田柾國心裡不算是親故啊,不知道為什麼,心臟好像是被人捅了一刀,眼睛也酸脹了起來,突然好想哭

「嗯,會的,他們都對我特別好,我一定會記得的!」
田柾國看著金泰亨的反應,心中不禁拍手叫好,看來金泰亨對自己也是喜歡的呢

「哇,那麼晚了啊,那我先走了喔泰亨哥,明天見~」
田柾國看了一眼牆壁上的時鐘,四點半,才剛來半小時,不過為了能提前準備明天金泰亨要看的照片,他得去給他其他親故換幾身好看的衣服拍照,這樣才能拍出效果好點的照片

「可是現在才四點半?!」
金泰亨忍不住拉住田柾國的袖子又去放開,他才來了半小時,怎麼又要走了,難道是討厭自己嗎

「沒有啦,其實我今天早就跟有謙約好了要去打保齡球的,剛才忘了跟哥說而已啦!」
田柾國假裝抱歉的微微彎下腰,直視金泰亨的雙眼,將他拉住自己袖子的手拿開

「那...好吧,那就明天見了。」
金泰亨低下雙眸,他清楚的看到田柾國將他的手拉了,正如同他的心臟好像被拉開了一樣,眼睛感覺很模糊
金泰亨突然很慶幸自己的睫毛很長,這樣剛好可以擋住快落下的眼淚,不讓他看起來很脆弱

「嗯,那泰亨哥我走囉,有謙他應該等久了吧,今天可是勉強抽出時間來看哥的呢...」
田柾國直起身,走出病房,臨走前還不忘假裝嘮叨著
可他卻沒看到坐在病床上的金泰亨蜷縮著身子,落下一顆顆珍珠大的眼淚

金泰亨哭了良久,按了床頭的呼叫鈴,靜靜的坐在床上等待護士的到來

「...請問我可以今天就辦理出院嗎?」

另一邊田柾國正捧著相機滿意的笑著,還好這幾個親故除了玧其哥外其他人早就想好要讓他拍照的姿勢了,所以結束的特別快

他拿出手機,想把這個消息趕快告訴金泰亨,卻突然發現沒有金泰亨的聯繫方式
「算了,明天再順便跟泰亨哥要吧!」

「你最近是怎麼了,假日都起這麼早,跟妹子約會去嗎?」
隔天是星期六,田柾國沒有課,於是起的很早,身為他室友的金有謙不禁咋舌,到底是怎麼樣的妹子能讓一向晚起加恐女症的田柾國在假日早上10點前起床

「不是妹子,是一個我很在乎的親故!」
田柾國也懶得跟金有謙多廢話,背上包穿好鞋就跑了出去

「我去,是有多在乎這次能連早餐都不吃了?」
金有謙搖搖頭,走向餐桌把買給田柾國的早餐消滅

「泰亨哥我來了!」
田柾國在走廊上跟無數個病患擦身而過後,打開了金泰亨的房門,卻只看到一個護士正在整理病床,沒有金泰亨的蹤影

「泰亨哥呢?」
田柾國走向原本金泰亨的床邊,問著護士,怎麼可能一夜之間他的泰亨哥就不見了

「你說的是原本在這個床位的金泰亨嗎?他昨天晚上經過主治醫師的同意出院了。」
護士抬頭看了一眼田柾國,果然帥哥跟帥哥是好朋友啊,本想著可能沒機會再見到金泰亨了,這不他的朋友就來了,而且也是帥得沒天理,要是醫院裡的男醫師男護士都這麼帥就好了

「不,不可能,妳一定是在騙我,昨天泰亨哥還答應我要看智旻哥他們的照片的,怎麼可能就這樣出院了!」
田柾國猛然抓住眼前護士的肩膀,大力的搖著,是啊,金泰亨不會這樣一聲不吭的就走掉的

「是真的,不信你看病床紀錄!」
護士心裡叫苦,縱使你們兄弟重感情,也不用這麼用力的搖我吧,我只是個喜歡看帥哥的吃瓜群眾啊!
田柾國連忙放開護士,轉身抽出病床紀錄,上面真真切切的寫著『金泰亨/11月4日入院12月2日出院』

「不會這樣的,泰亨哥昨天可是什麼都沒跟我說啊!」
田柾國慢慢的用手捂住了臉,明明昨天還約好今天要看照片的,怎麼會才過了一夜,金泰亨就離他而去了

「嗯那個帥哥啊,其實你可以用手機聯絡他的,不用在這乾著急啊!」護士看著彷彿失了魂的田柾國,不禁心疼了起來,這樣一個帥哥,竟然急的連手機有通訊軟體都不忘了,也是不知道還能說什麼了

「我...我沒有泰亨哥的聯繫方式...」
田柾國緩緩放下手,身體搖搖晃晃的走向門口,早知道,就早點跟金泰亨要電話了,這樣也不至於找不到他

「等等啊,那位小帥哥,你先別走啊,醫院是有留病患資料的!」

護士對著田柾國的背影大叫,只可惜田柾國什麼都聽不進去了

「呦,今兒個捨得這麼早回來啦!」
田柾國一回到宿舍,金有謙就走到他身邊大力的拍著他的後背最近田柾國假日一出去就是一整天不回來,一回來還只會對著相機吃吃傻笑,不知道的還會以為他是去偷拍了哪個可憐姑娘的裙底風光了呢

「...不見了,他不見了,我找不到他...」
田柾國沒有理會金有謙,只是搖晃著身子走到餐桌坐下,然後抱著頭喃喃自語

「蛤,不是吧田柾國,你小子為了一哥兒們至於這麼失魂落魄嗎?你對我這發小都沒這麼重情重義,竟然對一個剛認識一個月的人這麼好?智旻哥那個弟控會抽死那個人的!」
金有謙看著自己的手掌,普通時候如果自己這麼打田柾國,田柾國可是會加倍打回來的,可今天他卻毫無反應,怎麼看都有點像失戀啊,可對方是個男的欸,跟自己一塊兒長大的發小到頭來是彎的,怎麼想怎麼彆扭,而且讓田柾國這麼傷心,朴智旻不抽死那個讓田柾國失戀的人才怪

「你不懂,我們昨天還約好要看照片的,泰亨哥他、他應該是不會爽約的...」
田柾國自己說著都沒底氣了,如金有謙所說,他才跟金泰亨相處了一個月,除了他四次元的個性,田柾國對金泰亨一概不知,他憑什麼覺得金泰亨是不會爽約的人呢?更何況他今天爽約的事實擺在眼前,想反駁都沒理由

「哎,算了,不說你了,別忘了下禮拜天還得跟三年級打籃球友誼賽啊!」
金有謙雖然不是很懂田柾國到底在傷心什麼,不過,比起這個,跟三年級的友誼賽似乎對他更重要了一些,畢竟剛剛朴智旻傳來了消息,三年級的某位風雲人物兼籃球好手在一個月前出了車禍,本來是來不了比賽的,可昨天突然出院了,突然的就要回來打球了

雖然朴智旻也是三年級的學生,但比起那個傳說中各項成績優異而且外貌出眾性格有開朗的風雲人物,他卻選擇幫助一年級的學弟,畢竟那風雲人物真是太會損自己的身高了,一年級的學弟還比較軟萌,也不敢睥睨他身高,他滿意得很

「...我知道了,下禮拜天,不會缺席的...」
田柾國直起身子,也是啊,為了一個只認識一個月的人傷心,還不如把所有的心思放在更重要的事上,雖然金泰亨在他心中也佔了很重要的位置

「對嘛,說的好,咱們今天晚上去吃烤肉串,給比賽補點力!」
金有謙一聽到田柾國打起精神的聲音,興奮的衝到他身邊勾住他的脖子,然後被田柾國用"詠春拳"打飛

星期日早上9點,大學內的籃球場邊擠滿了學生,為的都是今天歌唱系一年級和三年級的籃球賽,據說兩隊都有個顏值界的抗把子,一個是擁有萬千迷妹、世界上所有優勢齊攬一身的四次元小獅子,一個則是有著讓人忍不住散發母性光輝、有著萌萌大眼的肌肉兔,衝著這倆帥哥,這場籃球賽愣是成了今年度最受關注與期待的比賽

等田柾國到籃球場的時候,三年級的休息區已經人滿為患了,擠的水洩不通

「哇,這就是那風雲人物的人氣啊,柾國啊你千萬別輸!」
金有謙看著對面的盛況不禁長嘆一聲,看來我方的粉絲量有點令人擔憂啊

「長的好看那又如何,打籃球靠的是實力,不是臉。」
田柾國抬眼看了對面一眼,又低下頭整理鞋帶,管他好不好看,重要的是趕快結束這該死的比賽,然後去找泰亨哥的下落,這才是田柾國當前最要緊的事

「說的也是,靠臉打球,再帥的人臉都得歪啊!來來來,咱們別長他人威風滅自己士氣,擊個掌,來!」
金有謙想想也是,人帥有什麼用呢,這兒可是有田柾國這隻肌肉兔啊,對方那算啥,頂多就算個小白臉,怎麼比的過田柾國呢

而對方終於有了一絲動靜,有一雙漂亮的手撥開人群,彷彿不想碰到那些迷妹般,還特地拿了一個寶特瓶推開了某位迷妹因為激動而揮舞的手臂

「哇靠,那小白臉還挺驕傲,有人圍著就不錯了,還不讓人家碰,真夠大牌的喔!」
金有謙看到這一幕,氣不打一處來,忍不住為那些迷妹們打抱不平

「是啊,但他以前並不是這樣拒女生於千里之外的人。」
不知道什麼時候,朴智旻跑到了他們這邊,夾雜著震耳欲聾的尖叫聲,身上還穿著三年級那隊的球衣,淺粉紅的髮色加上順毛,還有可愛的臉和矮小的身板,怎麼看都只是個高中生,自然惹得一年級這邊觀眾席的迷妹們大聲尖叫

「智旻哥,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他以前會給女孩子碰嗎?」
金有謙忍著耳朵被迷妹震得發疼,轉頭看向朴智旻

「是啊,他以前可是很寵那些迷妹的,寵的她們都快找不到男朋友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才經過一次小小的車禍,他就好像得到恐女症一樣,只要有女生靠過來,能閃就閃,而且還常常露出會讓人心疼的表情,也常常莫名其妙的說一句『原來我不是你重要的親故』,而且還染了一頭紅髮,哎,誰知道他迷上了哪個人,竟然變得這麼多愁善感...」
朴智旻搖了搖頭,低低的嘆了口氣,不過這樣也好,至少他們身邊不會再聚集一大堆女孩子了
這時候那雙手的主人終於擠開了人群,露出了一頭鮮豔的紅髮,田柾國聽到尖叫聲,下意識的抬起頭

「...泰亨...哥?」
「智旻啊,該回去準....柾國...?」

金泰亨正拍著朴智旻的肩膀示意他回去做準備,卻恰巧對上田柾國抬起的雙眼

田柾國看到金泰亨不禁心疼了起來,瘦了,也蒼白了許多,明明才沒見一個多禮拜

想到這裡,田柾國迅速的站起身把金泰亨摟進懷裡,心中一塊大石頭瞬間就放下了,還好,還好金泰亨沒有出什麼事,不然自己真的會不知道該怎麼辦

金泰亨瞪大眼睛倔強的不讓眼淚流下,他被田柾國緊緊的抱住,雖然被抱得有點疼,但心裡卻仍被添得滿滿的,算了,就這麼讓自己放縱一回吧,金泰亨閉上眼任由眼淚滑落

「泰亨哥,你怎麼可以什麼都不跟我說就走了,如果你出了什麼事,我該怎麼辦啊!」
田柾國放開金泰亨,小心翼翼的捧著金泰亨的臉,幫他擦去滑下臉頰的眼淚

看著緊閉著雙眼,哭得渾身顫抖的金泰亨,田柾國再次把他抱入懷裡,輕輕的拍著金泰亨的紅髮,低聲的安慰著他

金泰亨被這麼一拍一抱,哭得更急了,緊緊將頭埋在田柾國胸前,淚水染濕了田柾國的衣服

「智旻哥,不好意思,我和泰亨哥可以先離開嗎?」
田柾國別過頭看向旁邊目瞪口呆的朴智旻和金有謙,不等他們同意便攔腰把金泰亨抱起,走向籃球場的
出口

「柾、柾國啊,我們就這樣、這樣走了嗎?」
金泰亨被田柾國突然抱起他的動作嚇得停下哭泣,雙手不自主的摟住田柾國的脖子,如果眼前的男孩只是想撩他的話,那不如現在就離他遠一點,這樣只是還能比較容易忘懷

「嗯,泰亨哥,我還有很多很多話想跟你說,你會聽我說的吧。」
田柾國看向金泰亨的雙眼,像是望進他的內心一樣,知道他在擔心什麼

「你、我,你先把我、把我放下,這樣的姿勢,柾國難道不會覺得...哪裡怪怪的嗎?」
金泰亨連忙逃開田柾國的眼睛,一個大男人被另一個大男人公主抱,這只有在BL小說裡才會出現的情節啊
雖然,雖然自己貌似被田柾國的莫名的男友力給掰彎了,但這不代表田柾國也是彎的啊,所以為了這個小學弟未來的人生著想,他還是不要隨便亂想的好

「泰亨哥,我知道你現在在想什麼喔,你在想這是BL小說裡的情節,而你喜歡我,對吧?」
田柾國看著剛剛金泰亨臉上精彩的轉變,暗自竊喜著,看來金泰亨真的跟自己抱著一樣的心情呢!

「不過泰亨哥放心,我對泰亨哥的心意跟泰亨哥對我的心意是一樣的,所以...」
田柾國將額頭抵上金泰亨的額頭,他能感覺到金泰亨那長長的睫毛正快速的煽動著,臉也越來越紅、越來越燙,於是更靠近,直到嘴唇貼住彼此

「跟我在一起吧,我的泰亨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是新人,所以可能打的不太好看...
還有可能ooc了,希望各位讀者大大勿噴...
此篇或許會有番外,但只是可能有...
總之,希望各位讀者喜歡囉~
撒浪嘿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