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彈衣的捲毛米

不定期更文,cp主愛正泰糖旻飛咻酒舞南泰南碩圍巾

味道(後續)


       太奇怪了。朴智旻觉得最近闵玧其变得很奇怪,自从那天早上后,他像是变了一个人(虽然对其他人还是一样不理不睬),对自己呵护备至,但有时未免太超过了,譬如現在——

  「哥!我可以自己拿碗!」朴智旻只是要摆碗筷,才刚拉开柜门就被对方用身体稍稍顶开,借着手稍長的优势抢在他之前拿到碗。

  「我拿就好了,你先去坐好。」闵玧其揉揉他的头,又转身進厨房端菜。

  结果一顿饭下来,朴智旻什么忙也沒帮到,就连饭后水果都是闵玧其切好的。

  「哥,你到底怎么了?」朴智旻咬着苹果,決定问个清楚。常言道:无功不受禄,呃…好像也不是这么说,总之朴智旻可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值得奖励的事,反倒是自己不小心弄丟了闵玧其送他的耳飾,正好和闵玧其是配对的那个,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弄掉的,他怕闵玧其生气,一直瞒着……不会是被发现了吧?否則哥怎么会那么反常……想到这里,朴智旻缩了缩脑袋。

  看着小孩千变万化的表情,知道对方又在想些有的沒的,闵玧其想笑但还是绷住了脸:「什么叫我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哥和平常不太一样,好像太温柔了一点……」

  「你的意思是我平常对你不好吗?」闵玧其挑眉。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他赶紧用力摇头,像波浪鼓一样,「哥平常对我很好,但就是好过头了我有点不习惯……」

  闵玧其在朴智旻旁边坐下,把和自己相差不多的身躯抱起來,让朴智旻面对自己跨坐在腿上,两人互抵着额头,亲昵暧昧的姿势让朴智旻的双颊渐渐染上紅晕。

  「這样不好吗?」温热的气息喷在脸上,朴智旻觉得有些痒,小巧的鼻尖微微抽动。

  「沒有不好……」

  「那我该怎么办?」他听到闵玧其几乎不可察觉地叹了口气。

  「我……我不知道……」朴智旻有些不知所措,闵玧其是他第一个恋人,朴智旻沒有跟任何人交往过,他真的不知道恋人之间应该要怎么相处。

  对方性子冷淡他是知道的,有时兩人的互動动甚至连普通朋友都不像,亲友都怀疑闵玧其只是玩玩,经常要朴智旻不要陷得太深,好友金泰亨每次遇到自己都要損一句:「你和玧其哥分手了沒啊?」口气甚是欠揍,只可惜他这个小身板实在是沒法奈何金泰亨。

  见朴智旻又开小差,闵玧其将他的脑袋按向自己,往丰润的唇吻下去。起初只是浅尝,渐渐地感到不餍足,趁对方失神,开始向里头探寻,勾缠住对方柔软的舌。

 朴智旻在闵玧其伸入时,紧张地瑟缩了一下,可爱的反应让闵玧其忍不住闷笑一声。他有些恼怒,想推开闵玧其,想当然对方怎么肯,在他腰侧掐了一把,朴智旻一声惊叫被堵在双方唇齒缠绵间。

  成功拉回怀中人的注意力,闵玧其终于离开朴智旻的唇,水润紅肿,真引人遐想,也诱人犯罪,他相当满意自己的杰作。

  稍待他喘了几口气,闵玧其捧住他的脸道,望進朴智旻的眸子:「我怕。」

  「诶?」朴智旻以为这哥在开玩笑,在自己心目中比任何人都还要独立強大的闵玧其会怕什么?但是闵玧其认真的神色让朴智旻意识到他並沒有在说笑。

  「我怕你会走。」

  「是我把你原本应有的生活夺走的,本来你不会跟父亲闹翻,能够進入梦寐以求的舞团,不用省吃俭用,住在环境糟糕的地方……」

  「哥……」

  闵玧其摇摇头,示意朴智旻先不要打断他「我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人,会孤独终老也不难预料,不想特意去接近谁,也不愿意有人无故靠近。」

  「我也不知道怎麼喜欢上你的,看到你就是会有种不一樣的感觉。

  我有点害怕自己是单恋,很难形容那种感觉,我们相差太多了,应该说,我们几乎就是不会有交集的两个人,或许你永远都不可能会对我有兴趣,甚至会对我避而远之……

  所以当你告白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沒想到被你抢先了,而且还那么蠢。」想到当时的情形,闵玧其都笑出了鱼尾纹。

  朴智旻恨不得当一只鸵鸟把头埋在土里。自己那时为什么偏偏挑了学校图书馆告白,还在人最多的时候,用他平生最大的音量对着闵玧其告白。最后他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也沒来得及看闵玧其及众人的表情是多么精彩。

  「你能不能別提这个……」小眼神可以说是非常哀怨了。

  「欸你说你怎么这么大胆啊。」

  「我不是有意的好吗!当时一问到你在图书馆就急急忙忙去了,等我喊完才意识到……」越想越羞耻,生生住了口。

  当天晚上,朴智旻就接到一通未知号码的來电,对方丢下个「好」字就挂了,过了一会兒他才意识到那是闵玧其的声音。

  「哥,我不会走的。」

  「進舞团那纯粹是靠我爸走后门,剧院有公开招收,我可以去报名。我不觉得现在过得很委屈,只觉得有你就会很安心。」他说完主动吻上闵玧其的唇。

                        ............................

後面有開車,連結放下面

味道

「哥,菸少抽點吧。」當閔玧其再次點起菸的時候,朴智旻忍不住開口了

本身就對氣味相當敏感,加上前陣子眼睛意外受傷裹上了一層厚厚的紗布,失去了視覺後更是放大了其他感官的感受

閔玧其抿了抿嘴沒有回應,只是拿起筆在紙上胡亂的寫些什麼

因為經濟上有些窘迫,兩人便在市郊的老舊社區裡以低廉的價格租下了這間狹小的公寓,牆紙發黃剝落,附帶的家電不知經歷了多少歲月的折磨,發出不堪的噪音勉強持著運作,浴室的水龍頭有時還出不了熱水,害得他們經常得在寒冷的冬天自己燒開水洗澡。生活環境不好,兩人都沒放在心上,畢竟最重要的還是有彼此在身邊,以及沒錢

閔玧其,一個默默無聞的作曲家,說是默默無聞也不盡然,他也曾為了幾個有名的歌手寫過曲子,只不過都被冠上了其他人的名字,沒錢、沒勢力、沒人脈,為了養活自己和還是學生的戀人,閔玧其除了妥協別無他法

「哥,煙味燻著我難受,別再抽了。」老舊的吊扇以緩慢的速度轉動,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音,朴智旻以為對方沒聽見,加大聲音再說了一遍

悶熱潮濕的空氣、作曲的瓶頸、生活的壓力一直壓得閔玧其喘不過氣,轉頭看到朴智旻眼上的紗布後煩躁的情緒更是升到了最高點

「不想待在這隨時可以走啊!」話一出,不只朴智旻,連閔玧其自己也錯愕,但說出去的話如潑出去的水,加上沒有用的自尊,閔玧其仍是硬著頭皮說下去

「我說過我在工作的時候不要打擾我,而且你應該知道你的醫藥費並不便宜!」

朴智旻張開了口想說話,但又因為不知道該說什麼而默默的閉上了嘴巴

害怕自己的情緒不受控制再度說出難聽的話,閔玧其一把抓過鑰匙和手機甩門而去,留給朴智旻空蕩蕩的屋子及刺耳的關門聲

本來沒打算這麼用力甩門的,屋裡的小傢伙肯定嚇壞了,閔玧其懊惱的抓抓頭,想回去安慰他,但現在就回去的話太尷尬了,剛發過脾氣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朴智旻乾脆隨便在外面找間旅館將就著過一晚吧,閔玧其摸了摸口袋,錢包放屋裡沒帶出來,不過就算帶了錢包又如何,裡面空空如也,連在旅館裡休息兩個小時都不夠,想到這閔玧其忍不住嘲笑起自己的無能和窘迫的處境

下意識從口袋掏出菸盒想抽菸解悶,突然想起朴智旻的話,閔玧其又把菸塞了回去

不知在門外站著吹了多久的冷風,膝蓋有點疼,閔玧其也不管地上乾不乾淨,一屁股就坐了下去,十二點了,朴智旻應該睡了吧

坐著坐著,閔玧其突然想起有一次朴智旻為了幫自己減輕負擔,嘴裡說要去打工,他也沒想太多,揮揮手就讓朴智旻去了,就他這個年紀頂多也就是去便利商店當當店員罷了,直到他發現匯進來戶頭的錢比想像中的還要多的時候,才知道朴智旻竟然去做粗工!那次他發了好大一頓脾氣,朴智旻是學芭蕾的,那樣柔軟的怎麼有辦法承受如此粗重的工作?被罵了以後,朴智旻低著頭不敢看他,只能伸手拉拉他的衣角,用帶著鼻音的聲音軟軟地道歉

第一次見到朴智旻的時候,他還是圓圓肉肉的樣子,自從跟他同居了以後,朴智旻瘦了不少,根根分明的肋骨看著令人心疼,為了不讓閔玧其擔心,朴智旻總是笑著捏了捏臉上其實並不存在的嬰兒肥對閔玧其說,其實瘦了也好,這樣老師就不會嫌棄他不夠苗條了

不知道朴智旻會不會後悔跟了自己,為了跟自己在一起,朴智旻不顧一切跟父親撕破臉,那可能是朴智旻一輩子做過最離經叛道的事了,朴智旻那古板的父親大概沒想過一向溫順乖巧的兒子會如此的叛逆吧,閔玧其低低地笑出了聲

朴智旻的父親是國外著名劇院的經理,依據他的安排,朴智旻畢業後就會直接到劇院所有的專業舞團擔任舞者,如果不是自己,朴智旻應該會過上一般人嚮往的日子吧

表面上是朴智旻依賴著閔玧其,但閔玧其知道,其實是自己離不開朴智旻,他實在無法想像離開了對方,自己將會是什麼樣子

煙癮又犯了,閔玧其仍然沒有抽,只是把玩著銀色的煙盒,他想朴智旻了,在旁人看來或許太誇張了,但對閔玧其而言,僅僅一夜而已,卻彷彿隔了漫長歲月

再也忍不住了,閔玧其猛地從地上跳起,拉開家門,此刻他只想抱住朴智旻柔軟的身體,深深的吸著對方身上熟悉的味道,然而撲鼻而來的刺鼻煙味卻令他停下了腳步

朴智旻不抽菸的,難不成是有別人在?不可能,閔玧其搖了搖頭否定這個念頭,他整夜坐在門外寸步不離,況且他們租下的公寓在五樓,根本不可能有人進來,不會真的是自家戀人... ...閔玧其邁開腳步跑向客廳

「你在做什麼?」一把拽起坐在地上的朴智旻,閔玧其生氣的質問著

朴智旻沒想到閔玧其會突然回來,劈頭就被吼了一句,之前的委屈加上驚嚇一下子全湧了上來,聲音不知不覺帶上了哭腔,「對、對不起...」

閔玧其見到對方害怕委屈的樣子稍微冷靜了下來,仔細一看才發現朴智旻只是把煙點著並沒有抽,稍稍鬆了手
他的沉默讓朴智旻以為閔玧其是為了自己浪費香菸的行為而生氣,眼上裹著紗布看不見的他只能憑感覺伸向閔玧其的衣角,輕輕的拽了拽





「你的味道不在這裡,我很害怕」

相愛不是件難事

大一果 X 大三泰

如果他能喜歡我的話就好了,躺在病床上的人兒心裡想著

「泰亨哥,我來啦!」
房門從外面被推開,長得像兔子的男孩走了進來,大大的眼睛笑得瞇了起來

「嗯,柾國來了,今天...有什麼照片可以期待嗎?」
躺在床上的金泰亨對著走到他床邊正在擺弄著花的田柾國微微咧開了嘴,露出招牌的四方嘴

田柾國看著長得好看的小哥哥,不禁跟著笑了起來

他是在上個月陪著舞社的師兄來看牙齒時遇到的金泰亨,當時田柾國除了唱歌跳舞,最喜歡的就是拿著單眼到處拍照,在攝影界也是小有名氣的

金泰亨就是在這時候冷不防地闖進了他的鏡頭,冷不防地闖進了他的人生

那時候的金泰亨蹲在池子邊餵著小池塘裡的錦鯉,微微低垂的眼眸使長睫毛在陽光的照射下在那張精緻到令人移不開眼睛的臉上留下了淺淺的陰影

田柾國看著金泰亨,忍不住拿起單眼將這片風景拍了下來,金泰亨卻在這時候轉了過來

金泰亨對於有人偷拍他的這件事早就習慣了,不管是男生女生,不過卻是第一次有長得這麼好看的人偷拍他
看著偷拍他的男孩一臉尷尬的拿下單眼,微微向他鞠了躬,金泰亨不禁起了想調戲他的心,於是向男孩招了招手

「?」
田柾國雖然滿心疑惑和不安,卻仍 乖乖的走向金泰亨,內心不斷祈禱他不要要求自己把照片刪掉

「你剛剛是在拍我嗎?」
金泰亨指了指田柾國胸前的單眼,抬眸看向田柾國的雙眼,果然,是個有著一雙兔子般大眼的漂亮男孩,未脫稚氣的臉上透露著些許的不安

「對、對不起,我只是一時忍不住而已!」
田柾國一聽到金泰亨的問句,心中驚慌了起來,都不敢抬頭正視金泰亨,乾脆閉緊雙眼

「不要緊的,我並沒有要你刪照片 。」
田柾國愣了一下,忙不迭地抬頭,正好對到金泰亨因為笑著而彎起的雙眼,不禁紅了臉頰

「我只是想要看看照片,可以嗎?」金泰亨看著眼前紅著雙頰的田柾國,再度伸手指向單眼,想看看他究竟把自己拍得怎麼樣

田柾國連忙將相機交過去,雖然不像國際上那些攝影大師的作品那般細膩,但憑自己的照片曾被攝影大師轉發過來看,自己的作品應該還是能夠被接受的

「...有人說過,你拍照的風格,很像kookie嗎?」
金泰亨瀏覽著相機裡的照片,疑惑的問著跟前滿臉緊張,手指不斷絞著衣服的男孩

kookie是個在國內相當有名的攝影師,縱使拍出來的照片色彩鮮豔,卻仍讓人感到孤寂

某個國外有名的攝影大師也是看到了這樣的情感,所以在kookie放出照片後馬上就在推特上轉發

當時引起國內許多人的討論,但kookie卻在那段時間不再發圖,等到風潮退去後才再次發出新作品,是個讓人猜不透性格的人

金泰亨也是在某個稱自己為時尚主的哥哥推薦下才去看的,對於這樣的照片,金泰亨總覺得是個很年長、很沉重的人拍的

「誒,你知道我?!」
在聽到金泰亨的問句後,田柾國驚訝之餘下意識的脫口問道,卻又連忙捂住嘴,這是秘密,只有舞社的師兄朴智旻還有其他的幾個哥哥知道而已,沒理由讓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人知道自己就是kookie

「你說...你的意思是,你真的是kookie?」
儘管金泰亨十分認真的瀏覽著相機裡的照片,但他卻仍是注意到了眼前人兒的不對勁,下意識的問句和連忙捂住嘴巴的動作,無一不顯露出他的可疑之處,或許,眼前的男孩正是鼎鼎大名的kookie也說不定呢

田柾國拼命的搖頭否認,他還不想讓親故以外的人知道,自己就是kookie,然後引起喧然大波

其實他也只是熱愛拍照而已,所以在他的照片被大量轉發之後,他不但沒有發出更多照片,反而只是默默的等待熱潮退去才再度發出自己的新作

金泰亨看著眼前瞪著大眼,把頭搖得像波浪鼓的田柾國,更加確定了他就是kookie

「你是kookie吧。」
田柾國垮下了肩,金泰亨用的是肯定的語氣,這下子是想賴都賴不掉了

「放心吧,我不會跟別人講的。」
金泰亨看著眼前低垂著腦袋的田柾國不禁想笑,如果這時候他的腦袋上多長了一對兔耳朵,一定是下塌的吧
田柾國一喜,抬頭卻看見金泰亨一臉沉思,心中咯噔一下,他不會是要他用什麼獵奇的條件換回這個秘密吧?

「我想問,以往你的照片都是些風景照,為什麼今天會想拍人呢?」
金泰亨摸著手中的相機,心中不解,他知道自己生的一副好面孔,不過也不至於能成為好看的風景,更何況還是kookie相機裡的風景

「因為、因為你真的太好看了,所以才、才會忍不住...」
田柾國抓了抓後腦勺,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突然就想拍人了,明明之前朴智旻死纏爛打的要求他拍人,他都不肯,怎麼一看到眼前好看的人兒就忍不住按下了快門

「好吧,那...你叫什麼名字,總不能直接叫你kookie吧?」
金泰亨一看田柾國也答不出個所以然,便爽快的放棄了這個問題,其實他也不是很好奇為什麼kookie突然拍人了,他只是想知道眼前的男孩究竟叫什麼名字

「誒誒,田柾國,我的本名是田柾國,今年19歲...」
田柾國眨了眨眼,意識到自己除了說名字外還多說了年齡,暗自懊悔著,人家又沒有問他幾歲,幹嘛這麼著急的說出來,深怕別人記不住他幾歲似的

「嗯,好名字,我叫金泰亨,今年21歲,所以柾國要叫我哥啊!」
金泰亨瞇起眼睛,咧嘴笑了,原來傳說中很老成的kookie竟是比自己還小兩歲的未成年男孩,想想就令他驚訝

田柾國不可思議的抬起頭,這個彷彿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兒竟然比自己還大,他還以為眼前的金泰亨跟自己同年呢

「來,叫一聲泰亨哥我聽聽!」

從此以後,田柾國每天都會來醫院看他,也知道了金泰亨為什麼會待在醫院裡

金泰亨在大學裡是個有著萬千粉絲的三年級生,靠著誘人的長相和與之反差的低沉嗓音收割了一大群迷妹,而其中一個迷妹正是他某個哥兒們喜歡的女孩

那哥兒們在喝醉酒後,借著酒膽把同樣喝醉了的金泰亨推向馬路,然後等金泰亨醒來,發現自己已經躺在病床上了

再等幾天金泰亨就可以出院了,可比起剛住進醫院整天想著出去,現在的金泰亨只想在醫院待更長一段時間
因為只有在醫院,他才能每天都見的到田柾國,出了醫院後,再要見到面可就不知道還得等多久了,更何況他連田柾國的聯繫方式都不知道,只知道他是鼎鼎大名的攝影師kookie,然後呢?沒然後了

「哥有什麼話想跟我說嗎?」
在金泰亨第n次看著田柾國欲言又止後,田柾國笑著看向此時張開嘴、一臉傻傻的看著自己的

「沒、沒什麼,只是想問你,柾國啊,你除了我...還有拍過誰嗎?」
金泰亨看到田柾國的笑眼,別過頭,假裝無聊的摸著手臂上的紗布,他才不會說想要聯繫方式呢

「嗯,有呢,幫有謙、號錫哥、智旻哥、玧其哥還有碩珍哥他們拍了好多呢!」
田柾國看著因為心虛而別過頭,只用後腦勺對著自己的金泰亨,嘴角上揚的弧度更大了

從第一次見面開始,田柾國就無法控制的彎了,對金泰亨

儘管剛開始是因為顏值才喜歡他的,後來卻越來越喜歡他四次元的個性

不可否認,看著金泰亨越來越紅的耳朵,田柾國心情很好,但卻又害怕金泰亨對自己並不像自己對他那般的喜歡,所以故意說了反話,其實除了金泰亨,田柾國的相機不曾出現過任何人的照片

「那我怎麼從沒在相機裡看過他們呢?」
對於田柾國口中說的人,金泰亨是有印象的,因為常常聽田柾國說起,所以對這些人的容貌有些好奇

「啊,那是因為我都在來看哥之前把他們的照片放進"親故"資料夾裡了,所以哥才沒看過啊,還是我下次拍完後先拿來給哥看?」
田柾國看著金泰亨的背影小心翼翼的問著,他是故意說有"親故資料夾"這種東西的,他想看看金泰亨聽到之後的反應

「...哦哦,好啊,那、那不然下次給我看好了,要記得給我看啊!」
金泰亨身體一震,原來自己在田柾國心裡不算是親故啊,不知道為什麼,心臟好像是被人捅了一刀,眼睛也酸脹了起來,突然好想哭

「嗯,會的,他們都對我特別好,我一定會記得的!」
田柾國看著金泰亨的反應,心中不禁拍手叫好,看來金泰亨對自己也是喜歡的呢

「哇,那麼晚了啊,那我先走了喔泰亨哥,明天見~」
田柾國看了一眼牆壁上的時鐘,四點半,才剛來半小時,不過為了能提前準備明天金泰亨要看的照片,他得去給他其他親故換幾身好看的衣服拍照,這樣才能拍出效果好點的照片

「可是現在才四點半?!」
金泰亨忍不住拉住田柾國的袖子又去放開,他才來了半小時,怎麼又要走了,難道是討厭自己嗎

「沒有啦,其實我今天早就跟有謙約好了要去打保齡球的,剛才忘了跟哥說而已啦!」
田柾國假裝抱歉的微微彎下腰,直視金泰亨的雙眼,將他拉住自己袖子的手拿開

「那...好吧,那就明天見了。」
金泰亨低下雙眸,他清楚的看到田柾國將他的手拉了,正如同他的心臟好像被拉開了一樣,眼睛感覺很模糊
金泰亨突然很慶幸自己的睫毛很長,這樣剛好可以擋住快落下的眼淚,不讓他看起來很脆弱

「嗯,那泰亨哥我走囉,有謙他應該等久了吧,今天可是勉強抽出時間來看哥的呢...」
田柾國直起身,走出病房,臨走前還不忘假裝嘮叨著
可他卻沒看到坐在病床上的金泰亨蜷縮著身子,落下一顆顆珍珠大的眼淚

金泰亨哭了良久,按了床頭的呼叫鈴,靜靜的坐在床上等待護士的到來

「...請問我可以今天就辦理出院嗎?」

另一邊田柾國正捧著相機滿意的笑著,還好這幾個親故除了玧其哥外其他人早就想好要讓他拍照的姿勢了,所以結束的特別快

他拿出手機,想把這個消息趕快告訴金泰亨,卻突然發現沒有金泰亨的聯繫方式
「算了,明天再順便跟泰亨哥要吧!」

「你最近是怎麼了,假日都起這麼早,跟妹子約會去嗎?」
隔天是星期六,田柾國沒有課,於是起的很早,身為他室友的金有謙不禁咋舌,到底是怎麼樣的妹子能讓一向晚起加恐女症的田柾國在假日早上10點前起床

「不是妹子,是一個我很在乎的親故!」
田柾國也懶得跟金有謙多廢話,背上包穿好鞋就跑了出去

「我去,是有多在乎這次能連早餐都不吃了?」
金有謙搖搖頭,走向餐桌把買給田柾國的早餐消滅

「泰亨哥我來了!」
田柾國在走廊上跟無數個病患擦身而過後,打開了金泰亨的房門,卻只看到一個護士正在整理病床,沒有金泰亨的蹤影

「泰亨哥呢?」
田柾國走向原本金泰亨的床邊,問著護士,怎麼可能一夜之間他的泰亨哥就不見了

「你說的是原本在這個床位的金泰亨嗎?他昨天晚上經過主治醫師的同意出院了。」
護士抬頭看了一眼田柾國,果然帥哥跟帥哥是好朋友啊,本想著可能沒機會再見到金泰亨了,這不他的朋友就來了,而且也是帥得沒天理,要是醫院裡的男醫師男護士都這麼帥就好了

「不,不可能,妳一定是在騙我,昨天泰亨哥還答應我要看智旻哥他們的照片的,怎麼可能就這樣出院了!」
田柾國猛然抓住眼前護士的肩膀,大力的搖著,是啊,金泰亨不會這樣一聲不吭的就走掉的

「是真的,不信你看病床紀錄!」
護士心裡叫苦,縱使你們兄弟重感情,也不用這麼用力的搖我吧,我只是個喜歡看帥哥的吃瓜群眾啊!
田柾國連忙放開護士,轉身抽出病床紀錄,上面真真切切的寫著『金泰亨/11月4日入院12月2日出院』

「不會這樣的,泰亨哥昨天可是什麼都沒跟我說啊!」
田柾國慢慢的用手捂住了臉,明明昨天還約好今天要看照片的,怎麼會才過了一夜,金泰亨就離他而去了

「嗯那個帥哥啊,其實你可以用手機聯絡他的,不用在這乾著急啊!」護士看著彷彿失了魂的田柾國,不禁心疼了起來,這樣一個帥哥,竟然急的連手機有通訊軟體都不忘了,也是不知道還能說什麼了

「我...我沒有泰亨哥的聯繫方式...」
田柾國緩緩放下手,身體搖搖晃晃的走向門口,早知道,就早點跟金泰亨要電話了,這樣也不至於找不到他

「等等啊,那位小帥哥,你先別走啊,醫院是有留病患資料的!」

護士對著田柾國的背影大叫,只可惜田柾國什麼都聽不進去了

「呦,今兒個捨得這麼早回來啦!」
田柾國一回到宿舍,金有謙就走到他身邊大力的拍著他的後背最近田柾國假日一出去就是一整天不回來,一回來還只會對著相機吃吃傻笑,不知道的還會以為他是去偷拍了哪個可憐姑娘的裙底風光了呢

「...不見了,他不見了,我找不到他...」
田柾國沒有理會金有謙,只是搖晃著身子走到餐桌坐下,然後抱著頭喃喃自語

「蛤,不是吧田柾國,你小子為了一哥兒們至於這麼失魂落魄嗎?你對我這發小都沒這麼重情重義,竟然對一個剛認識一個月的人這麼好?智旻哥那個弟控會抽死那個人的!」
金有謙看著自己的手掌,普通時候如果自己這麼打田柾國,田柾國可是會加倍打回來的,可今天他卻毫無反應,怎麼看都有點像失戀啊,可對方是個男的欸,跟自己一塊兒長大的發小到頭來是彎的,怎麼想怎麼彆扭,而且讓田柾國這麼傷心,朴智旻不抽死那個讓田柾國失戀的人才怪

「你不懂,我們昨天還約好要看照片的,泰亨哥他、他應該是不會爽約的...」
田柾國自己說著都沒底氣了,如金有謙所說,他才跟金泰亨相處了一個月,除了他四次元的個性,田柾國對金泰亨一概不知,他憑什麼覺得金泰亨是不會爽約的人呢?更何況他今天爽約的事實擺在眼前,想反駁都沒理由

「哎,算了,不說你了,別忘了下禮拜天還得跟三年級打籃球友誼賽啊!」
金有謙雖然不是很懂田柾國到底在傷心什麼,不過,比起這個,跟三年級的友誼賽似乎對他更重要了一些,畢竟剛剛朴智旻傳來了消息,三年級的某位風雲人物兼籃球好手在一個月前出了車禍,本來是來不了比賽的,可昨天突然出院了,突然的就要回來打球了

雖然朴智旻也是三年級的學生,但比起那個傳說中各項成績優異而且外貌出眾性格有開朗的風雲人物,他卻選擇幫助一年級的學弟,畢竟那風雲人物真是太會損自己的身高了,一年級的學弟還比較軟萌,也不敢睥睨他身高,他滿意得很

「...我知道了,下禮拜天,不會缺席的...」
田柾國直起身子,也是啊,為了一個只認識一個月的人傷心,還不如把所有的心思放在更重要的事上,雖然金泰亨在他心中也佔了很重要的位置

「對嘛,說的好,咱們今天晚上去吃烤肉串,給比賽補點力!」
金有謙一聽到田柾國打起精神的聲音,興奮的衝到他身邊勾住他的脖子,然後被田柾國用"詠春拳"打飛

星期日早上9點,大學內的籃球場邊擠滿了學生,為的都是今天歌唱系一年級和三年級的籃球賽,據說兩隊都有個顏值界的抗把子,一個是擁有萬千迷妹、世界上所有優勢齊攬一身的四次元小獅子,一個則是有著讓人忍不住散發母性光輝、有著萌萌大眼的肌肉兔,衝著這倆帥哥,這場籃球賽愣是成了今年度最受關注與期待的比賽

等田柾國到籃球場的時候,三年級的休息區已經人滿為患了,擠的水洩不通

「哇,這就是那風雲人物的人氣啊,柾國啊你千萬別輸!」
金有謙看著對面的盛況不禁長嘆一聲,看來我方的粉絲量有點令人擔憂啊

「長的好看那又如何,打籃球靠的是實力,不是臉。」
田柾國抬眼看了對面一眼,又低下頭整理鞋帶,管他好不好看,重要的是趕快結束這該死的比賽,然後去找泰亨哥的下落,這才是田柾國當前最要緊的事

「說的也是,靠臉打球,再帥的人臉都得歪啊!來來來,咱們別長他人威風滅自己士氣,擊個掌,來!」
金有謙想想也是,人帥有什麼用呢,這兒可是有田柾國這隻肌肉兔啊,對方那算啥,頂多就算個小白臉,怎麼比的過田柾國呢

而對方終於有了一絲動靜,有一雙漂亮的手撥開人群,彷彿不想碰到那些迷妹般,還特地拿了一個寶特瓶推開了某位迷妹因為激動而揮舞的手臂

「哇靠,那小白臉還挺驕傲,有人圍著就不錯了,還不讓人家碰,真夠大牌的喔!」
金有謙看到這一幕,氣不打一處來,忍不住為那些迷妹們打抱不平

「是啊,但他以前並不是這樣拒女生於千里之外的人。」
不知道什麼時候,朴智旻跑到了他們這邊,夾雜著震耳欲聾的尖叫聲,身上還穿著三年級那隊的球衣,淺粉紅的髮色加上順毛,還有可愛的臉和矮小的身板,怎麼看都只是個高中生,自然惹得一年級這邊觀眾席的迷妹們大聲尖叫

「智旻哥,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他以前會給女孩子碰嗎?」
金有謙忍著耳朵被迷妹震得發疼,轉頭看向朴智旻

「是啊,他以前可是很寵那些迷妹的,寵的她們都快找不到男朋友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才經過一次小小的車禍,他就好像得到恐女症一樣,只要有女生靠過來,能閃就閃,而且還常常露出會讓人心疼的表情,也常常莫名其妙的說一句『原來我不是你重要的親故』,而且還染了一頭紅髮,哎,誰知道他迷上了哪個人,竟然變得這麼多愁善感...」
朴智旻搖了搖頭,低低的嘆了口氣,不過這樣也好,至少他們身邊不會再聚集一大堆女孩子了
這時候那雙手的主人終於擠開了人群,露出了一頭鮮豔的紅髮,田柾國聽到尖叫聲,下意識的抬起頭

「...泰亨...哥?」
「智旻啊,該回去準....柾國...?」

金泰亨正拍著朴智旻的肩膀示意他回去做準備,卻恰巧對上田柾國抬起的雙眼

田柾國看到金泰亨不禁心疼了起來,瘦了,也蒼白了許多,明明才沒見一個多禮拜

想到這裡,田柾國迅速的站起身把金泰亨摟進懷裡,心中一塊大石頭瞬間就放下了,還好,還好金泰亨沒有出什麼事,不然自己真的會不知道該怎麼辦

金泰亨瞪大眼睛倔強的不讓眼淚流下,他被田柾國緊緊的抱住,雖然被抱得有點疼,但心裡卻仍被添得滿滿的,算了,就這麼讓自己放縱一回吧,金泰亨閉上眼任由眼淚滑落

「泰亨哥,你怎麼可以什麼都不跟我說就走了,如果你出了什麼事,我該怎麼辦啊!」
田柾國放開金泰亨,小心翼翼的捧著金泰亨的臉,幫他擦去滑下臉頰的眼淚

看著緊閉著雙眼,哭得渾身顫抖的金泰亨,田柾國再次把他抱入懷裡,輕輕的拍著金泰亨的紅髮,低聲的安慰著他

金泰亨被這麼一拍一抱,哭得更急了,緊緊將頭埋在田柾國胸前,淚水染濕了田柾國的衣服

「智旻哥,不好意思,我和泰亨哥可以先離開嗎?」
田柾國別過頭看向旁邊目瞪口呆的朴智旻和金有謙,不等他們同意便攔腰把金泰亨抱起,走向籃球場的
出口

「柾、柾國啊,我們就這樣、這樣走了嗎?」
金泰亨被田柾國突然抱起他的動作嚇得停下哭泣,雙手不自主的摟住田柾國的脖子,如果眼前的男孩只是想撩他的話,那不如現在就離他遠一點,這樣只是還能比較容易忘懷

「嗯,泰亨哥,我還有很多很多話想跟你說,你會聽我說的吧。」
田柾國看向金泰亨的雙眼,像是望進他的內心一樣,知道他在擔心什麼

「你、我,你先把我、把我放下,這樣的姿勢,柾國難道不會覺得...哪裡怪怪的嗎?」
金泰亨連忙逃開田柾國的眼睛,一個大男人被另一個大男人公主抱,這只有在BL小說裡才會出現的情節啊
雖然,雖然自己貌似被田柾國的莫名的男友力給掰彎了,但這不代表田柾國也是彎的啊,所以為了這個小學弟未來的人生著想,他還是不要隨便亂想的好

「泰亨哥,我知道你現在在想什麼喔,你在想這是BL小說裡的情節,而你喜歡我,對吧?」
田柾國看著剛剛金泰亨臉上精彩的轉變,暗自竊喜著,看來金泰亨真的跟自己抱著一樣的心情呢!

「不過泰亨哥放心,我對泰亨哥的心意跟泰亨哥對我的心意是一樣的,所以...」
田柾國將額頭抵上金泰亨的額頭,他能感覺到金泰亨那長長的睫毛正快速的煽動著,臉也越來越紅、越來越燙,於是更靠近,直到嘴唇貼住彼此

「跟我在一起吧,我的泰亨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是新人,所以可能打的不太好看...
還有可能ooc了,希望各位讀者大大勿噴...
此篇或許會有番外,但只是可能有...
總之,希望各位讀者喜歡囉~
撒浪嘿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