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彈衣的捲毛米

不定期更文,cp主愛正泰糖旻飛咻酒舞南泰南碩圍巾

味道(後續)


       太奇怪了。朴智旻觉得最近闵玧其变得很奇怪,自从那天早上后,他像是变了一个人(虽然对其他人还是一样不理不睬),对自己呵护备至,但有时未免太超过了,譬如現在——

  「哥!我可以自己拿碗!」朴智旻只是要摆碗筷,才刚拉开柜门就被对方用身体稍稍顶开,借着手稍長的优势抢在他之前拿到碗。

  「我拿就好了,你先去坐好。」闵玧其揉揉他的头,又转身進厨房端菜。

  结果一顿饭下来,朴智旻什么忙也沒帮到,就连饭后水果都是闵玧其切好的。

  「哥,你到底怎么了?」朴智旻咬着苹果,決定问个清楚。常言道:无功不受禄,呃…好像也不是这么说,总之朴智旻可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值得奖励的事,反倒是自己不小心弄丟了闵玧其送他的耳飾,正好和闵玧其是配对的那个,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弄掉的,他怕闵玧其生气,一直瞒着……不会是被发现了吧?否則哥怎么会那么反常……想到这里,朴智旻缩了缩脑袋。

  看着小孩千变万化的表情,知道对方又在想些有的沒的,闵玧其想笑但还是绷住了脸:「什么叫我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哥和平常不太一样,好像太温柔了一点……」

  「你的意思是我平常对你不好吗?」闵玧其挑眉。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他赶紧用力摇头,像波浪鼓一样,「哥平常对我很好,但就是好过头了我有点不习惯……」

  闵玧其在朴智旻旁边坐下,把和自己相差不多的身躯抱起來,让朴智旻面对自己跨坐在腿上,两人互抵着额头,亲昵暧昧的姿势让朴智旻的双颊渐渐染上紅晕。

  「這样不好吗?」温热的气息喷在脸上,朴智旻觉得有些痒,小巧的鼻尖微微抽动。

  「沒有不好……」

  「那我该怎么办?」他听到闵玧其几乎不可察觉地叹了口气。

  「我……我不知道……」朴智旻有些不知所措,闵玧其是他第一个恋人,朴智旻沒有跟任何人交往过,他真的不知道恋人之间应该要怎么相处。

  对方性子冷淡他是知道的,有时兩人的互動动甚至连普通朋友都不像,亲友都怀疑闵玧其只是玩玩,经常要朴智旻不要陷得太深,好友金泰亨每次遇到自己都要損一句:「你和玧其哥分手了沒啊?」口气甚是欠揍,只可惜他这个小身板实在是沒法奈何金泰亨。

  见朴智旻又开小差,闵玧其将他的脑袋按向自己,往丰润的唇吻下去。起初只是浅尝,渐渐地感到不餍足,趁对方失神,开始向里头探寻,勾缠住对方柔软的舌。

 朴智旻在闵玧其伸入时,紧张地瑟缩了一下,可爱的反应让闵玧其忍不住闷笑一声。他有些恼怒,想推开闵玧其,想当然对方怎么肯,在他腰侧掐了一把,朴智旻一声惊叫被堵在双方唇齒缠绵间。

  成功拉回怀中人的注意力,闵玧其终于离开朴智旻的唇,水润紅肿,真引人遐想,也诱人犯罪,他相当满意自己的杰作。

  稍待他喘了几口气,闵玧其捧住他的脸道,望進朴智旻的眸子:「我怕。」

  「诶?」朴智旻以为这哥在开玩笑,在自己心目中比任何人都还要独立強大的闵玧其会怕什么?但是闵玧其认真的神色让朴智旻意识到他並沒有在说笑。

  「我怕你会走。」

  「是我把你原本应有的生活夺走的,本来你不会跟父亲闹翻,能够進入梦寐以求的舞团,不用省吃俭用,住在环境糟糕的地方……」

  「哥……」

  闵玧其摇摇头,示意朴智旻先不要打断他「我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人,会孤独终老也不难预料,不想特意去接近谁,也不愿意有人无故靠近。」

  「我也不知道怎麼喜欢上你的,看到你就是会有种不一樣的感觉。

  我有点害怕自己是单恋,很难形容那种感觉,我们相差太多了,应该说,我们几乎就是不会有交集的两个人,或许你永远都不可能会对我有兴趣,甚至会对我避而远之……

  所以当你告白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沒想到被你抢先了,而且还那么蠢。」想到当时的情形,闵玧其都笑出了鱼尾纹。

  朴智旻恨不得当一只鸵鸟把头埋在土里。自己那时为什么偏偏挑了学校图书馆告白,还在人最多的时候,用他平生最大的音量对着闵玧其告白。最后他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也沒来得及看闵玧其及众人的表情是多么精彩。

  「你能不能別提这个……」小眼神可以说是非常哀怨了。

  「欸你说你怎么这么大胆啊。」

  「我不是有意的好吗!当时一问到你在图书馆就急急忙忙去了,等我喊完才意识到……」越想越羞耻,生生住了口。

  当天晚上,朴智旻就接到一通未知号码的來电,对方丢下个「好」字就挂了,过了一会兒他才意识到那是闵玧其的声音。

  「哥,我不会走的。」

  「進舞团那纯粹是靠我爸走后门,剧院有公开招收,我可以去报名。我不觉得现在过得很委屈,只觉得有你就会很安心。」他说完主动吻上闵玧其的唇。

                        ............................

後面有開車,連結放下面

病入膏肓(3)

很多人都說,時間,是情傷最好的特效藥,可是,已經病入膏肓的愛,怎麼治?

「喂,金泰亨你在哪裡,後面好吵啊,你在幹嘛?!」

『智旻啊,知道我現在在哪嗎,我在英國喔,剛好趕上打枕頭的節日,真的超級好玩的,給你看一眼!』把通話模式切換成視訊模式,金泰亨高高的舉著手,努力地讓手機另一頭的朴智旻看清自己這邊的情境

「噗,泰亨啊你的頭髮上面都是羽毛啊,你知道嗎?」朴智旻忍不住笑了出來,螢幕上的金泰亨假裝嚴肅的比著剪刀手,頭上卻插了一堆雪白的羽毛,看上去真的超級好笑

這已經是金泰亨旅行的第三個國家了,他們好幾天就會通話通視訊,雖然距離很遠,朴智旻卻幾乎都能知道金泰亨的狀況

閔玧其嘴上總說著金泰亨太常聯絡他們害他跟朴智旻獨處的時間減少了,但每次金泰亨找他們的時候閔玧其都會乖乖的坐在朴智旻身邊靜靜的聽著金泰亨說話,然後笑的露出牙齦

『欸真的嗎,等我用一下...算了,放棄!』金泰亨聞言皺起了眉頭,用另一隻空著的手撥了撥滿是羽毛的淡金色頭髮,發現上面有很多羽毛之後瞬間放棄

「是說,泰亨啊,怎麼突然染頭髮了?」朴智旻趴在床上撐著頭看著螢幕上正在擺弄手機的金泰亨,昨天通視訊的時候太晚所以忘了問,雖然這個髮色很適合他

『噢,這個啊,昨天我去理髮店剪頭髮了,之前你不是說太長嘛,然後理髮師就說我染金色應該很好看,所以就染了,怎麼樣,不錯看吧?』驕傲的仰起頭,金泰亨撩了一下頭髮,飄下了好幾根羽毛,為了這頭金髮,他還特地去買了藍色的隱形眼鏡呢

金泰亨本身長的就好看,高挺的鼻子、巴掌大的臉蛋、單眼皮的大眼,還有符合黃金比例的側顏,追他的人幾乎可以繞地球一圈了,只可惜金泰亨都看不上眼

金泰亨還記得當時眼鏡店的店員還有客人在他推開的的時候全都愣住了,他忍不住揚起嘴角,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向櫃檯,敲了敲檯面,用低沉性感的嗓音詢問是否有藍色的隱形眼鏡,店員愣了好幾秒之後才開始找金泰亨要的藍色隱形眼鏡,周圍的客人已經拿起手機拍著這個不像是人類的男孩

「啊果然很帥,現在泰亨看起來就像吸血鬼啊!」來訪的金南俊湊過來看著螢幕裡正在耍帥的金泰亨,由衷的讚美,金髮配上藍眼睛,再加上姣好的臉蛋,金泰亨完完全全就是小說裡的吸血鬼

『啊,南俊哥!』看到金南俊,金泰亨激動的跳了好幾下,最寵他的就是金南俊了

「泰亨啊好好玩,哥放假了之後就去找你啊!」金南俊看著對面激動不已的金泰亨忍不住笑了,經過了兩個月,雖然瘦了點但看起來開朗很多,金南俊很滿意,比在"他"身邊過著人不人鬼不鬼的那段時間讓人放心多了

『啊真的嗎,哥我等你,但下次不一定在德國了,我會跟你說我在哪的,記得一定要來啊!』身為金氏集團總裁的金南俊一直很忙,沒想到要來陪自己玩了,金泰亨忍不住又蹦了幾下,引來朴智旻跟閔玧其的抱怨

「泰亨啊,我也會跟南俊一起去的,到時候煮好吃的給你吃哈,等著!」金碩珍從廚房跑過來擠到螢幕前舉著鍋鏟,印象中自從金泰亨跟了那傢伙之後就再也沒回家吃自己做的飯菜了,下次見面一定要做一頓大餐把金泰亨餵肥了

『好啊碩珍哥,我要吃...oh oh,don't do it!』原本臉幾乎貼在螢幕上的金泰亨突然消失,再出現的時候,頭上又多了更多的羽毛,看來是被枕頭打到了

「盒盒盒泰亨啊,你不是最重視自己的外表嘛,你這樣可怎麼辦啊?」

『不發威他們都當我是病貓,我可是獅子啊,不行,我要打到他們求饒,碩珍哥南俊哥玧其哥智旻啊,我晚上再跟你們聊啊,安妞~』

「「好好玩啊泰亨,安妞!」」朴智旻跟金南俊異口同聲的要金泰亨好好玩,閔玧其則是坐在旁邊笑出了牙齦,金碩珍也一邊發出擦玻璃的笑聲走回了廚房

『那我關啦,晚上聊!』金泰亨再次湊近了螢幕,大大的眼睛直直盯著這邊螢幕的眾人,依依不捨的伸手關掉視訊

「嗯,好好玩,小心一...等、等等,這個人!」在關掉視訊的前一秒,朴智旻突然看到一個人,不禁放聲大叫了起來,閔玧其也突然睜大了雙眼瞪著螢幕,滿臉不可置信

「怎麼了,智旻你看到誰了?」金南俊被朴智旻的大叫嚇了一跳,皺起眉頭看著顯示視訊結束畫面的手機,不明白是誰能讓朴智旻起這麼大的反應

「...如果我跟智旻看到的是同一個人,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閔玧其仍瞪著螢幕,他怎麼會出現在那裡,那裡可是英國啊

「到底是誰,怎麼了?」金南俊看到閔玧其跟朴智旻的反應不自覺跟著緊張了起來




「是他,田柾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嗯,結果大半夜的更文,這是隔了好幾個月之後的更文啦😂😂
枕頭大戰的梗是來自花兒與少年第二季,那時候還滿喜歡楊洋的,雖然現在還是滿喜歡的
原本還在想要讓泰泰去哪裡玩,突然想到楊洋打枕頭仗,所以就寫下來啦
但是接下來不知道要讓泰泰去哪裡玩,所以希望大家可以給我一些意見就好了😊😊
太久沒用Lofter了,有點生疏,以後會努力常更文的😎😎

味道

「哥,菸少抽點吧。」當閔玧其再次點起菸的時候,朴智旻忍不住開口了

本身就對氣味相當敏感,加上前陣子眼睛意外受傷裹上了一層厚厚的紗布,失去了視覺後更是放大了其他感官的感受

閔玧其抿了抿嘴沒有回應,只是拿起筆在紙上胡亂的寫些什麼

因為經濟上有些窘迫,兩人便在市郊的老舊社區裡以低廉的價格租下了這間狹小的公寓,牆紙發黃剝落,附帶的家電不知經歷了多少歲月的折磨,發出不堪的噪音勉強持著運作,浴室的水龍頭有時還出不了熱水,害得他們經常得在寒冷的冬天自己燒開水洗澡。生活環境不好,兩人都沒放在心上,畢竟最重要的還是有彼此在身邊,以及沒錢

閔玧其,一個默默無聞的作曲家,說是默默無聞也不盡然,他也曾為了幾個有名的歌手寫過曲子,只不過都被冠上了其他人的名字,沒錢、沒勢力、沒人脈,為了養活自己和還是學生的戀人,閔玧其除了妥協別無他法

「哥,煙味燻著我難受,別再抽了。」老舊的吊扇以緩慢的速度轉動,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音,朴智旻以為對方沒聽見,加大聲音再說了一遍

悶熱潮濕的空氣、作曲的瓶頸、生活的壓力一直壓得閔玧其喘不過氣,轉頭看到朴智旻眼上的紗布後煩躁的情緒更是升到了最高點

「不想待在這隨時可以走啊!」話一出,不只朴智旻,連閔玧其自己也錯愕,但說出去的話如潑出去的水,加上沒有用的自尊,閔玧其仍是硬著頭皮說下去

「我說過我在工作的時候不要打擾我,而且你應該知道你的醫藥費並不便宜!」

朴智旻張開了口想說話,但又因為不知道該說什麼而默默的閉上了嘴巴

害怕自己的情緒不受控制再度說出難聽的話,閔玧其一把抓過鑰匙和手機甩門而去,留給朴智旻空蕩蕩的屋子及刺耳的關門聲

本來沒打算這麼用力甩門的,屋裡的小傢伙肯定嚇壞了,閔玧其懊惱的抓抓頭,想回去安慰他,但現在就回去的話太尷尬了,剛發過脾氣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朴智旻乾脆隨便在外面找間旅館將就著過一晚吧,閔玧其摸了摸口袋,錢包放屋裡沒帶出來,不過就算帶了錢包又如何,裡面空空如也,連在旅館裡休息兩個小時都不夠,想到這閔玧其忍不住嘲笑起自己的無能和窘迫的處境

下意識從口袋掏出菸盒想抽菸解悶,突然想起朴智旻的話,閔玧其又把菸塞了回去

不知在門外站著吹了多久的冷風,膝蓋有點疼,閔玧其也不管地上乾不乾淨,一屁股就坐了下去,十二點了,朴智旻應該睡了吧

坐著坐著,閔玧其突然想起有一次朴智旻為了幫自己減輕負擔,嘴裡說要去打工,他也沒想太多,揮揮手就讓朴智旻去了,就他這個年紀頂多也就是去便利商店當當店員罷了,直到他發現匯進來戶頭的錢比想像中的還要多的時候,才知道朴智旻竟然去做粗工!那次他發了好大一頓脾氣,朴智旻是學芭蕾的,那樣柔軟的怎麼有辦法承受如此粗重的工作?被罵了以後,朴智旻低著頭不敢看他,只能伸手拉拉他的衣角,用帶著鼻音的聲音軟軟地道歉

第一次見到朴智旻的時候,他還是圓圓肉肉的樣子,自從跟他同居了以後,朴智旻瘦了不少,根根分明的肋骨看著令人心疼,為了不讓閔玧其擔心,朴智旻總是笑著捏了捏臉上其實並不存在的嬰兒肥對閔玧其說,其實瘦了也好,這樣老師就不會嫌棄他不夠苗條了

不知道朴智旻會不會後悔跟了自己,為了跟自己在一起,朴智旻不顧一切跟父親撕破臉,那可能是朴智旻一輩子做過最離經叛道的事了,朴智旻那古板的父親大概沒想過一向溫順乖巧的兒子會如此的叛逆吧,閔玧其低低地笑出了聲

朴智旻的父親是國外著名劇院的經理,依據他的安排,朴智旻畢業後就會直接到劇院所有的專業舞團擔任舞者,如果不是自己,朴智旻應該會過上一般人嚮往的日子吧

表面上是朴智旻依賴著閔玧其,但閔玧其知道,其實是自己離不開朴智旻,他實在無法想像離開了對方,自己將會是什麼樣子

煙癮又犯了,閔玧其仍然沒有抽,只是把玩著銀色的煙盒,他想朴智旻了,在旁人看來或許太誇張了,但對閔玧其而言,僅僅一夜而已,卻彷彿隔了漫長歲月

再也忍不住了,閔玧其猛地從地上跳起,拉開家門,此刻他只想抱住朴智旻柔軟的身體,深深的吸著對方身上熟悉的味道,然而撲鼻而來的刺鼻煙味卻令他停下了腳步

朴智旻不抽菸的,難不成是有別人在?不可能,閔玧其搖了搖頭否定這個念頭,他整夜坐在門外寸步不離,況且他們租下的公寓在五樓,根本不可能有人進來,不會真的是自家戀人... ...閔玧其邁開腳步跑向客廳

「你在做什麼?」一把拽起坐在地上的朴智旻,閔玧其生氣的質問著

朴智旻沒想到閔玧其會突然回來,劈頭就被吼了一句,之前的委屈加上驚嚇一下子全湧了上來,聲音不知不覺帶上了哭腔,「對、對不起...」

閔玧其見到對方害怕委屈的樣子稍微冷靜了下來,仔細一看才發現朴智旻只是把煙點著並沒有抽,稍稍鬆了手
他的沉默讓朴智旻以為閔玧其是為了自己浪費香菸的行為而生氣,眼上裹著紗布看不見的他只能憑感覺伸向閔玧其的衣角,輕輕的拽了拽





「你的味道不在這裡,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