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彈衣的捲毛米

不定期更文,cp主愛正泰糖旻飛咻酒舞南泰南碩圍巾

味道(後續)


       太奇怪了。朴智旻觉得最近闵玧其变得很奇怪,自从那天早上后,他像是变了一个人(虽然对其他人还是一样不理不睬),对自己呵护备至,但有时未免太超过了,譬如現在——

  「哥!我可以自己拿碗!」朴智旻只是要摆碗筷,才刚拉开柜门就被对方用身体稍稍顶开,借着手稍長的优势抢在他之前拿到碗。

  「我拿就好了,你先去坐好。」闵玧其揉揉他的头,又转身進厨房端菜。

  结果一顿饭下来,朴智旻什么忙也沒帮到,就连饭后水果都是闵玧其切好的。

  「哥,你到底怎么了?」朴智旻咬着苹果,決定问个清楚。常言道:无功不受禄,呃…好像也不是这么说,总之朴智旻可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值得奖励的事,反倒是自己不小心弄丟了闵玧其送他的耳飾,正好和闵玧其是配对的那个,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弄掉的,他怕闵玧其生气,一直瞒着……不会是被发现了吧?否則哥怎么会那么反常……想到这里,朴智旻缩了缩脑袋。

  看着小孩千变万化的表情,知道对方又在想些有的沒的,闵玧其想笑但还是绷住了脸:「什么叫我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哥和平常不太一样,好像太温柔了一点……」

  「你的意思是我平常对你不好吗?」闵玧其挑眉。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他赶紧用力摇头,像波浪鼓一样,「哥平常对我很好,但就是好过头了我有点不习惯……」

  闵玧其在朴智旻旁边坐下,把和自己相差不多的身躯抱起來,让朴智旻面对自己跨坐在腿上,两人互抵着额头,亲昵暧昧的姿势让朴智旻的双颊渐渐染上紅晕。

  「這样不好吗?」温热的气息喷在脸上,朴智旻觉得有些痒,小巧的鼻尖微微抽动。

  「沒有不好……」

  「那我该怎么办?」他听到闵玧其几乎不可察觉地叹了口气。

  「我……我不知道……」朴智旻有些不知所措,闵玧其是他第一个恋人,朴智旻沒有跟任何人交往过,他真的不知道恋人之间应该要怎么相处。

  对方性子冷淡他是知道的,有时兩人的互動动甚至连普通朋友都不像,亲友都怀疑闵玧其只是玩玩,经常要朴智旻不要陷得太深,好友金泰亨每次遇到自己都要損一句:「你和玧其哥分手了沒啊?」口气甚是欠揍,只可惜他这个小身板实在是沒法奈何金泰亨。

  见朴智旻又开小差,闵玧其将他的脑袋按向自己,往丰润的唇吻下去。起初只是浅尝,渐渐地感到不餍足,趁对方失神,开始向里头探寻,勾缠住对方柔软的舌。

 朴智旻在闵玧其伸入时,紧张地瑟缩了一下,可爱的反应让闵玧其忍不住闷笑一声。他有些恼怒,想推开闵玧其,想当然对方怎么肯,在他腰侧掐了一把,朴智旻一声惊叫被堵在双方唇齒缠绵间。

  成功拉回怀中人的注意力,闵玧其终于离开朴智旻的唇,水润紅肿,真引人遐想,也诱人犯罪,他相当满意自己的杰作。

  稍待他喘了几口气,闵玧其捧住他的脸道,望進朴智旻的眸子:「我怕。」

  「诶?」朴智旻以为这哥在开玩笑,在自己心目中比任何人都还要独立強大的闵玧其会怕什么?但是闵玧其认真的神色让朴智旻意识到他並沒有在说笑。

  「我怕你会走。」

  「是我把你原本应有的生活夺走的,本来你不会跟父亲闹翻,能够進入梦寐以求的舞团,不用省吃俭用,住在环境糟糕的地方……」

  「哥……」

  闵玧其摇摇头,示意朴智旻先不要打断他「我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人,会孤独终老也不难预料,不想特意去接近谁,也不愿意有人无故靠近。」

  「我也不知道怎麼喜欢上你的,看到你就是会有种不一樣的感觉。

  我有点害怕自己是单恋,很难形容那种感觉,我们相差太多了,应该说,我们几乎就是不会有交集的两个人,或许你永远都不可能会对我有兴趣,甚至会对我避而远之……

  所以当你告白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沒想到被你抢先了,而且还那么蠢。」想到当时的情形,闵玧其都笑出了鱼尾纹。

  朴智旻恨不得当一只鸵鸟把头埋在土里。自己那时为什么偏偏挑了学校图书馆告白,还在人最多的时候,用他平生最大的音量对着闵玧其告白。最后他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也沒来得及看闵玧其及众人的表情是多么精彩。

  「你能不能別提这个……」小眼神可以说是非常哀怨了。

  「欸你说你怎么这么大胆啊。」

  「我不是有意的好吗!当时一问到你在图书馆就急急忙忙去了,等我喊完才意识到……」越想越羞耻,生生住了口。

  当天晚上,朴智旻就接到一通未知号码的來电,对方丢下个「好」字就挂了,过了一会兒他才意识到那是闵玧其的声音。

  「哥,我不会走的。」

  「進舞团那纯粹是靠我爸走后门,剧院有公开招收,我可以去报名。我不觉得现在过得很委屈,只觉得有你就会很安心。」他说完主动吻上闵玧其的唇。

                        ............................

後面有開車,連結放下面

评论(2)

热度(30)